• 永利官网平台
17岁小将错失青奥会高尔夫奖牌 窦泽成寄望奥运

17岁小将错失青奥会高尔夫奖牌 窦泽成寄望奥运

  法制晚报讯(文/记者 张岩)与青奥会的高尔夫奖牌擦肩而过,中国小将窦泽成希望把奥运奖牌梦留到奥运会上去圆。

  昨天,2014年南京青奥会高尔夫个人赛落下帷幕,17岁的中国球手窦泽成以总成绩213杆低于标准杆3杆的成绩并列第十名,与季军的3杆差距让窦泽成与奖牌擦肩而过。意大利选手帕雷托纳以205杆低于标准杆11杆的成绩摘得了高尔夫项目进入奥运大家庭后的首枚金牌。

  错失奖牌

  状态起伏影响成绩 为国出战压力增大

  在青奥会的高尔夫赛场上,年轻的窦泽成吸引了几十家中国媒体的目光,这不仅因为他是代表中国参加该项目的唯一一位选手,更因为他具备冲击奖牌的实力。

  首轮比赛过后,窦泽成交出了69杆低于标准杆3杆的好成绩,这也让他对冲金信心满满。不过随后两轮比赛,窦泽成的状态出现起伏,最终让小窦无缘青奥会高尔夫项目的个人奖牌。

  赛后,窦泽成表示,没能登上领奖台主要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。代表国家参加青奥会,这让窦泽成的参赛感受和往常有些不同,压力大了不少。

  “对自己的表现就是很不满意,不是轻视对手和球场,而是自己太想进攻、太想打老鹰了,杆杆对着旗杆反倒是欲速则不达。”窦泽成说,虽然这次的青奥会之旅不算成功,但却为他积累了综合运动会的大赛经验,这对他来说是非常难得的。

  个性球手

  赛场拒绝老爸干扰 平时练得少想得多

  在三天的高尔夫个人赛中,场边始终有一个身穿蓝色POLO衫的身影跟随着窦泽成,他就是窦泽成的父亲。正是因为爸爸喜欢打高尔夫,小窦才与这项运动结缘。不过在比赛中,窦泽成却对爸爸的关心有些不买账。

  “我在比赛中不太喜欢跟他交流,因为他话太多。”快人快语的小窦在记者面前可没给老爸留面子。在此前接受采访时,窦泽成就透露喜欢让话少的人当自己的球童,老爸正是因为话多丢了球童的工作。

  “其实他有发信息过来,应该就是让我放松什么的,但我都没看。”小窦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比赛时不和老爸交流,其实也是不想让自己的思绪受到过多的干扰,“他觉得多说一点会对我有帮助,但我觉得真到比赛时那些都没啥用”。

  第二轮比赛结束后,窦爸爸在闲聊时表示,儿子状态不太稳定,也许会在赛后主动加练。可比赛一结束,窦泽成吃完饭就背起球包坐班车返回青奥村,没有一丝要加练的意思。

  在国内众多高尔夫选手中,窦泽成绝对不是练球最拼命的,但却是最爱动脑子的,他也因此更习惯在比赛中独立思考,不想让老爸的建议使自己分心。

  “我可能属于练得比较少的,但我练的时候会去思考问题。”小窦表示,打球有时候需要用头脑解决问题,不一定非要整天泡在球场练习击球。

  长远目标

  学英语想赴美读书 转职业球手战奥运

  17岁的窦泽成实力毋庸置疑,去年年仅16岁的他就曾在全运会中代表辽宁队拿下了高尔夫团体金牌。尽管比他小了两岁的关天朗才是如今中国高球界最火热的新星,但窦泽成的实力并不一定在关天朗之下。

  如今的窦泽成在练球、比赛之余,还在抓紧时间补习英语,为去美国读大学做最后的准备。按照他的计划,他将会去美国读完大学后,转为职业选手。

  不过这一切也都充满变数,如果能在美国的职业比赛中开始赢球,他也会考虑提前转为职业球手。去年18岁的北京姑娘刘钰就考取了美国杜克大学,但仅仅在一年后她就选择退学转为职业球手。

  除了成为职业球手的愿望,窦泽成还憧憬着能代表国家出战奥运会。不过目前作为业余选手的他,很难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圆这个梦。因为里约奥运会高尔夫项目的积分从今年算起,还是业余球手的他无法大量参加职业比赛获取积分。

  “每个国家职业排名前两位才有资格参加奥运会,我要等到18岁以后才能打职业比赛,想要代表国家参加里约奥运会并不容易。”小窦说,这几年要多打比赛磨炼自己,或许2020年的奥运会对自己来说机会会更大一些。

  收获友情

  与马王之子成哥们 性格互补无话不谈

  青奥会一直宣扬“轻竞技成绩,重文化交流”的理念。窦泽成在青奥会上也确实感受到了友谊第一、比赛第二的参赛乐趣。通过这次比赛,窦泽成交到了新朋友――马王之子、17岁的马术选手李耀峰。

  青奥会前,中国代表团在北京体育大学集结上课,窦泽成和李耀峰就住同屋。李耀峰相对内向,窦泽成更加善谈,性格正好互补的两人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铁哥们。

  “这次到青奥村我俩不在一个房间了,他楼下我楼上,他没事就总来找我。”小窦说,自己还带着这个新朋友感受了高尔夫运动,“在北京的时候,我就带他去打了一回球,这次到南京我试场的时候也带他来了”。

  不过对于李耀峰从事的马术项目,小窦还没机会尝试,“因为我一直有比赛,还没去马场。有机会肯定会去看他,但我自己就不尝试了,我怕从马上摔下来”。

  在外界看来,不管是马术还是高尔夫,都是所谓的贵族项目,两个新朋友也就此展开过讨论。“我们在北京的时候聊过这个话题,反正我们俩从事各自的项目都是因为单纯的热爱,没有其他别的想法。”窦泽成说。

  本版文/记者 张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