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永利官网平台
音乐声呐喊声伴奏射击赛场 部分选手很不适应

音乐声呐喊声伴奏射击赛场 部分选手很不适应

  以往在所有正式的射击比赛现场,一般只能听到子弹射出的“啪啪”声,如果有观众在看台上低声接打电话甚至都被视为无礼行为。但昨天在承办南京青奥会射击比赛的方山射击馆,站在馆外就能听见里面爆发出的阵阵欢呼声和口哨声,现场DJ更是放起了迈克尔・杰克逊的劲爆歌曲《beat it》。国际射击联合会为了让射击运动更受关注,决定首次在南京青奥会实行新规―――赛场可以放音乐、观众可以欢呼!当一贯肃静的射击运动变得喧闹,选手们还能适应吗?

  连续两天放劲爆歌曲

  比赛悬念陡升

  “欢呼雀跃的确会很有趣,但是选手不会那么想,对运动员它只能帮倒忙。”―――波兰选手诺瓦克

  鼓掌声、呐喊声、敲击加油充气棒的声音,让原来悄然无声的射击馆如今大变样,这是南京青奥会射击比赛的现场,如此热火朝天的景象让现场观众玩得不亦乐乎,现场的DJ更是配合选择了劲爆的歌曲伴奏,前天女子10米气步枪比赛期间播放的是迈克尔・杰克逊的《颤栗》,昨天男子10米气手枪比赛DJ又放起了杰克逊的《beat it》。负责播报成绩的工作人员不仅没有发出“保持安静”的警告,甚至还用夸张的语调带头“捣乱”。

  如此喧闹的环境也让比赛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。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,波兰选手阿加塔・诺瓦克和俄罗斯选手玛加丽塔・洛莫娃最后一枪决定冠军归属。诺瓦克最后一发打出近乎完美的10.7环,观众席欢声雷动。此时俄罗斯的洛莫娃必须打出超过10.2环的成绩才能夺冠。但心理压力、现场的音乐声和观众的欢呼声影响了洛莫娃的发挥,她只打出了7.7环,是决赛单发命中率最低的一枪。资格赛过后仅排名第8的诺瓦克完成逆袭。

  赛后诺瓦克并不认为是现场“噪音”帮助自己打败了对手,事实上她也惧怕这样的环境,“对观众而言,欢呼雀跃的确会很有趣,但是选手不会那么想,对运动员它只能帮倒忙。观众尖叫拍巴掌,那不吓人吗?”至于如何顶住压力集中精力比赛,诺瓦克表示也没什么妙招,“我的心在狂跳,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描述。但无论如何,你必须学会在噪音中继续比赛。”

  首次实行新规

  射联主席很满意效果

  “射击比赛如今变成了一场令人激动的表演,这是我们想要的效果”

  ―――国际射联主席拉纳

  过去所有的正式射击比赛,对声音的容忍度极低,在看台上低声接打电话都会被视为无礼,但在南京青奥会的射击比赛允许赛场放音乐和观众鼓掌欢呼,这在国际射击比赛中还是第一次。今年年初,国际射联公布了修改的新规则,对此的解释是为了增强射击项目的关注度,将更多的观众请进赛场。

  对这样新的比赛环境,教练和运动员看法不一。像诺瓦克这样不满“噪音”的选手不少,在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名列第四的希腊选手安娜・科拉卡基从赛场走出来就一脸郁闷,她抱怨说:“在这种环境下让我集中注意力,我可干不来。”但国际射联改规则似乎心意已决,教练们更多表示需要抗干扰训练适应规则变化。中国射击队教练刘珉说,射击是大家很喜欢的运动,大多数男人都喜欢射击,喜欢枪。但射击的要求比较严格,枪支无小事,开展这个运动不容易。所以,射击项目改变赛制,希望吸引更多人来观看射击比赛。“与原先射击比赛需要观众安静不同,现在观看射击比赛,观众可以鼓掌,可以放音乐,现在的赛事就是要越来越开放,越来越走近观众。但这对于运动员肯定有影响,运动员在前面比赛,后面在喊你的名字,压力很大。”

  国际射联主席拉纳作为嘉宾现场观看了青奥会的射击比赛,并担任了颁奖嘉宾。拉纳对于目前的比赛环境十分满意,他兴奋地表示,现场的观众和气氛都是令人振奋的,“射击比赛如今变成了一场令人激动的表演,现场放着音乐,观众也变得兴奋起来,他们呐喊欢呼着观看预赛到决赛。这是我们想要的效果,观众的表现再次证明了他们热爱这项运动。”成都商报记者 盖源源 实习生 肖凌霄